首页 > 承德新闻 > 正文

抚州最好的眼科医生,抚州最好的眼科医院在哪,抚州最好的眼科

抚州最好的眼科医生,

在“一穷二白”背景下,设计出我国第一架喷气式教练机——歼教1;冒生命危险亲乘战机三上蓝天,只为弄清飞机设计问题;他以对祖国的赤子之心,捧出了我国喷气式飞机设计和空气动力学研究的累累硕果——他就是歼8II型战机总设计师顾诵芬。

咏世德之骏烈,诵先人之清芬

↑顾诵芬院士手持歼8II型战机模型(4月27日摄)。他曾参与设计歼8战机,并担任歼8II总设计师。

如今的顾诵芬已是中国科学院、中国工程院院士,但回忆起当年与飞机结下的不解之缘,记者仍能感受到眼镜片后面那孩童般向往的眼神。

↑2011年12月5日,顾诵芬院士在“顾诵芬从事航空事业六十周年纪念大会”上发言,他被中国航空工业集团公司授予航空报国终身成就奖。(资料图片)

顾诵芬回忆与飞机结下的不解之缘

视频约三分钟

视界君亲测,边听顾老的话语边读图文感触更深

“一张白纸”干出中国第一架喷气式教练机

1940年,在民族危亡、外敌侵略之际,10岁的顾诵芬收到叔叔一份“特殊的生日礼物”——一个航模,“这在当时是很难得的”,顾诵芬介绍,自己从此便一发不可收拾,沉浸在了飞机的世界中。

↑年幼时期的顾诵芬 (资料图片)

而在战争时期,他所经历的空袭和轰炸,更让年幼的顾诵芬在心中埋下了一颗种子,他曾暗暗发誓:“一定要搞出属于中国人自己的飞机!”带着这颗种子,顾诵芬从青葱年少到意气风发,从黄浦江畔前往冰雪北国。

↑青少年时期的顾诵芬手持自己做的航模。(资料图片)

1956年8月,原航空工业局在沈阳112厂建立了新中国第一个飞机设计室。在这支荟萃了新中国最优秀飞机设计师的队伍中,顾诵芬担任了气动组组长的职务。

顾诵芬(前排左三)在上海交大航空工程系求学时与同学合影。(资料图片)

只在大学听教授们讲过螺旋桨飞机设计的顾诵芬,肩负起这架飞机气动布局设计的任务。为解决机身采用两侧进气的难题,顾诵芬把所能搜集到的全部信息加以消化、梳理、汇总,最终形成可以进行气动力设计计算的一套方法,圆满完成了翼型、翼身组合型式选择与计算、进气道参数确定和总体设计所需数据的计算。

一勤天下无难事。顾诵芬与军工专家们一起,利用当时仅有的、从没在工程中应用过的风洞,边摸索、边试验,最终取得了理想的结果。据顾诵芬回忆,在物资极度匮乏的情况下,白天下班后,他还得带着同事一道去医院收集废针头,焊接在铜管上,组成模型……

↑1958年,顾诵芬(右二)与歼教1飞机的设计组成员在歼教1飞机前合影。(资料图片)

1958年7月26日,歼教1飞机在沈阳首飞成功。顾诵芬在几乎是一张白纸的新中国飞机设计事业创建了属于中国人的气动力设计方法,也在应用空气动力学的研究和实践方面登上了一个新的高峰。

1969年7月5日,歼8飞机实现首飞。但在随后的飞行试验中,飞机出现强烈振动,这让所有参研人员都悬起了一颗心。为彻底解决这一问题,顾诵芬作出了一个大胆的决定:亲自乘坐歼教6飞机上天,直接跟在试验飞机后面观察振动情况!

↑1978年,为了找到歼8飞机的抖振问题,时年48岁的顾诵芬(后)瞒着妻子,准备乘歼教6起飞。(资料图片)

据当时驾驶飞机的试飞员鹿鸣东事后回忆:“顾总那会儿已是年近半百的人,却丝毫不顾过载对身体带来的影响和潜在的坠机风险,毅然亲自带着望远镜、照相机,在万米高空观察拍摄飞机的动态,这让所有在场的同志都十分震撼和感动。”

↑上世纪70年代,顾诵芬(右)在歼8飞机前与试飞员鹿鸣东交流。(资料图片)

与顾诵芬亦师亦友的飞机空气动力学专家、中国科学院院士李天当时也见证了这一“壮举”。据李天回忆,由于顾诵芬的另一位师长——歼8飞机首任总设计师黄志千同志就是逝于空难,顾诵芬的夫人江泽菲便和他有一个约定:不再乘坐飞机。这并不是出于对飞机安全的不信任,而是不忍承受失去至亲的痛苦。

↑顾诵芬与夫人江泽菲在家中。江泽菲曾是中国医科大学附属医院的儿科专家。

而这次,顾诵芬要登上的还不是民用大飞机,而是风险更高的战斗机!所以他必须瞒着妻子、瞒着家中每一位亲人。顾诵芬本人坦言,当时也来不及想这么多,只说了一句:“我不敢让江泽菲知道。”便继续专注于解决技术问题。

↑顾诵芬与夫人江泽菲在家属楼前散步。

功崇惟志,业广惟勤。正是源于一次又一次地反复观察和大胆尝试,顾诵芬最终和团队一同解决了气流严重分流的问题,并亲自做了对飞机后机身整流包皮的修形设计,彻底排除了飞机跨声速抖振的现象。

家学世传,对知识的信仰永远不变

如今已年近90高龄的顾诵芬,仍能清晰记得父亲和其他长辈对自己的言传身教,以及侵略者在他身边投下炸弹的巨响。

↑幼年时期的顾诵芬与父母亲在燕京大学校园内合影。顾诵芬的父亲顾廷龙曾在燕京大学研究院国文部求学,于1939年在上海开办合众图书馆,解放后担任上海市文管会收购委员会书籍组委员,为国家收集了大量古籍善本。1960年被任命为上海图书馆馆长,曾主编《中国古籍善本书目》、《尚书文字合编》等。(资料图片)

在他的身上,既有来自父亲顾廷龙老先生的中华文化的“血”,也有属于新中国第一代知识分子艰苦奋斗的“脉”。

↑顾诵芬在办公室内阅读从网上打印的英文航空资料。

“学技术、用技术;学知识、用知识。”学以致用、知行合一。在顾诵芬的眼中,报国、强国,纯粹而坚毅。

↑顾诵芬走在航空工业科技委办公楼里。他的一位年轻同事说,顾老每天一早来到办公室,总要先将楼道两头的灯关掉,才进办公室开始工作。

“要能做出新的创造,必须多读书。”如今,年近九旬的老院士仍是“早晨第一个到办公室,在楼道里关掉夜灯的人”;在国外学术机构上看到最前沿的研究成果,他一定会马上分享给相关的年轻设计师,和他们一起加紧学习。

↑顾诵芬院士在家中给航空工业科技委科研人员张东波分析航空资料。

这就是顾诵芬,曾是一名立志让祖国的飞机飞上蓝天的青年;如今,他成了一名领路人,带着投身航天事业的青年继续前行。

图片(除资料图片外)/视频 李 鑫

文字 胡 喆

编辑 孟鼎博

相关热词搜索:承德市 家庭

上一篇:承德市对离退休人员养老金领取资格进行信息采集
下一篇:最后一页